两人在狭窄的阁楼上,空气中有新涂漆的味道。阳光从倾斜房顶开着的窗户中落下……普罗恩普特倒在米黄色的木板上,三十余岁浮现皱纹的脸庞洋溢着甜蜜的笑意,诺克提斯抓住他的手放在嘴边亲吻,挪过身子压在普罗恩普特之上。

小时候不是时常在书架边玩耍吗,希腊哲学的书籍从书架上坠落在男孩套着白袜的脚边,两位男孩在小楼梯上,脊背也随之倾斜成楼梯的角度。迅速发育的骨骼在皮肤下与楼梯的台阶互相呼应。快乐带来天旋地转的错觉。阳光令他们的皮肤温和地灼烧。

关节有着青黑色的挫伤,普罗恩普特用这样的手迅速地抚摸过诺克提斯的发梢,拢住了他的脖颈,敏感的指腹触碰到跳动的血管,诺克提斯凝视着他,落下了吻。他们深深地吸入了带有对方气味的空气,身体紧密地契合在一块儿。诺克提斯抱普罗恩普特在自己怀里,普罗恩普特抓着诺克提斯的耳朵。

头发里藏着衰老的气味,诺克提斯更紧地抱住普罗恩普特,直到他们的动作慢慢地平息下来。空气中剩下轻微的喘息,渐渐的,连喘息也听不见了。

普罗恩普特松开诺克提斯,诺克提斯也将手垂在普罗恩普特的身旁。普罗恩普特窒息得湿润的眼睛恍然看了一眼诺克提斯,阳光浓烈得仿佛带着树林的气味,普罗恩普特的眼睛垂了下来,也把头摆向了另一个方向。此刻,诺克提斯见到他发红的耳朵,鼻子发出了小声的哼声,普罗恩普特看向他时,诺克提斯的脸上带着足以融化坚冰的笑容。普罗恩普特又低下了头,靠在诺克提斯的肩膀上。普罗恩普特的胸口感到冰冷,原来是因为没有贴着诺克提斯的缘故。于是他再一次鼓起勇气,抬起头迷恋地凝视着诺克提斯。诺克提斯笔直而浓密的眉毛、隆起的鼻骨与两片嘴唇间抿起的那一条线,这些无一不是构成诺克提斯存在的部分啊。在诺克提斯眼睛的倒影中,普罗恩普特见到与众不同的自己……他眼中的自己,也是构成他存在的一个部分吗?

正沉醉于思考的普罗恩普特,被热烈的阳光扰醒了睡梦,眼前的诺克提斯化为一点一点的光斑逐渐散去……他躺着,长久地凝视太阳,眼睛被灼出了两行泪水,太阳在他的视网膜上烙下两块紫色的印记。这样啊……诺克提斯也是构成太阳的部分吧。



评论(8)
热度(46)

© 唯有死者永远十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