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他压在办公桌中央黑色的皮质垫子上时,银色的头发散下来落在了桌上,他的柔软的发丝与黑色桌面相接的模样,很像支流淌入地下。

“……伊格尼斯?”

伊格尼斯并没有挣扎,只是抽动手腕,在格拉迪奥看来,这些轻微的调整甚至连挣扎的迹象都不是。他已巧妙地使伊格尼斯的双腕禁锢于他的尾椎,于是,伊格尼斯比一般男性纤长的上半身小幅度地呈现凹的姿态……伊格尼斯的右脸颊贴在皮革上,他没有做任何回应,只是颤抖地合上了双眼。

伊格尼斯微微扭头,黑框眼镜半脱落地挡在他的眼前……这时,太阳开始下落,阳光从奶油般的淡黄逐渐变得艳丽起来,两旁哑光的桌面宛如海面一般承接起落日余晖的碎片。伊格尼斯的头发也同样染上了这种仿佛热带水果即将腐烂时的甜味一样的光芒。

伊格尼斯转动眼球,看了一眼抵在他身后的格拉迪奥,他等待着,试探性地滑动了手腕,可没有挣开格拉迪奥的钳制。

伊格尼斯张开嘴唇想要说些什么。格拉迪奥扯下夹在衬衫上的领带,塞进伊格尼斯的嘴里。伊格尼斯的眼里涌出一层又一层的泪水,持续不断干呕的欲望令他的身体抽动起来。伊格尼斯无法下咽,好在领带吸收了大部分的唾液。伊格尼斯用尽全力压抑自己的不适感,他的眼眶虽然湿润异常,但始终没有让任何一滴泪水滚落出来。

大脑向下的姿势令他精神恍惚,不经意间被格拉迪奥的手指入侵了衬衫的下摆。对方抚摸了几下,突然抽出手摸向伊格尼斯颈间的领带。

抽出领带之后,格拉迪奥用它结实地绑住了伊格尼斯的手腕。格拉迪奥往后退了几步,踢开办公椅,注视着伊格尼斯。

因为双手被绑在身后,伊格尼斯无法自已地倾倒在桌上,因为有着一双长腿的缘故,自臀部开始的上半身呈现向下的坡度,衬衣扭曲在一起,褶皱之间相互交叠。

伊格尼斯比谁都想要控制自己的身体,而如今却甘愿以这样屈辱的姿态倒在桌上。每一次将伊格尼斯这样压在他的办公桌上,伊格尼斯都不会有任何的异议,反而会比平时更加热情地拥抱格拉迪奥。

当他在喘息的间隙睁开眼,瞥见一旁未完成的草案时,那双眼睛又紧紧地闭上了。

格拉迪奥并没有像以前那样立刻开始下一步动作,而是坐在了一旁的椅子上。伊格尼斯听到椅子承轴的声音后,身体明显地抖了一下,但很快的,仿佛是理解了格拉迪奥的动作,他竟顺从地保持着那样的姿势。

眼镜被格拉迪奥拿走了,但伊格尼斯被捆绑束缚的身体执着地保持着同样的姿势一动不动,很快便感到了疲惫。在羞耻下,他感受到了某种异样却温暖的情绪,身体固然酸痛,可意识却比任何时刻都自由地徜徉在海洋的怀抱之中。

伊格尼斯的衬衫被深沉的落日染上了浓密的橙色,那种光泽实际上是他肉体情绪的一种表达。格拉迪奥感到,唯有将伊格尼斯绑住的时候,伊格尼斯才会展现出平时被无意识压抑的情态……那是种如同落日一样哀婉、浓烈,体态轻巧却本质严肃的物质。

平时的伊格尼斯与合金一样,经过了高温的熔炼,闪烁着近乎残酷冰冷的理智。而如今倒在办公桌上的伊格尼斯,与玻璃窗外如同爆炸后产生的落日的余晖融为一体,平时被严谨分开的情绪和思想a都被高温熔在一个炉里,冒泡……剧烈地沸腾着。这温度就是来自于羞耻、无力和混乱,然而,这是只有在力量上能完全压制住伊格尼斯的格拉迪奥才能提供给他的极端的栖息地。

格拉迪奥凝视着伊格尼斯,然后好奇是否有其他人也见过他这幅忍辱负重的模样。


评论(3)
热度(24)

© 唯有死者永远十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