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撒「sā」出來的是檸檬汁 的梦
大佬,我有时间和能力时再继续瞎写……其实这是两个月前的存稿🚬

//////
年轻艾汀和脑壳的故事
//////

在最后决战,他们四人最后待在一起的那个夜晚。诺克提斯走出房车后,发现普罗恩普特还没睡着,他坐到普罗恩普特身旁,微弱的光晕在重重浓雾之后聚集在一起,普罗恩普特隐隐约约的受到摧残的热烈视线寻求着诺克提斯,再回到天上那个模糊的光斑,诺克提斯决定将长话短说:1207年,六神还未选择合适的统治者……

在那段时间,人间的规则和秩序均由六神亲自传达,如果人们有需求,就披荆斩棘去大陆最南端的高山上等待神谕。

在被水晶之力包裹,进入一片虚空后,诺克提斯再次感触到实体,却发现自己站在陌生的陆地上。巴哈姆特那双眼睛藏匿在他的脑海深处,诺克提斯能听得到、看得到、触摸得到,但似乎一切的动力都来自那双眼睛。这是后来,他想起的关于最初降临在那个时间中的事,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他很快地在水边昏迷,被救醒后再也想不起这些事了。

救起他的男人将披风解下来盖在他的身上,为了保持体温,他们聚在火堆旁取暖,肩膀靠着肩膀,诺克提斯无法避开。人群中散发着浓烈的气味,如果有圈养人类的棚屋,那么棚屋里就会弥漫这样的气味。

当他们问诺克提斯他来自哪里,诺克提斯茫然地回望着他们。他来自另一个不同的地方,他不知道应该怎么将话说得清楚,再者,他知道自己很快就要离去,于是什么也没透露。他知道的并不多,他们则知道得越少越好。

探头进来的一个青年却恰好秉持着相反的想法,那是火热的求知欲,在漆黑的夜间熊熊燃烧。诺克提斯扭头看到自己耳畔这团热气的来源,下一秒就把愤怒往他的脸上泼。

青年睁圆双眼,将双手挡在胸前,碎碎地迅速往后退去。

诺克提斯被旁边的男人们拉住,被当作犯了错的小孩一样拦在手臂下。

“我不认识你,你却突然出手伤人。”

诺克提斯困怒地扭曲眉间,火光为他的脸庞抹上一团浓烈的阴影。青年二十余岁,和他同龄,只是火红的发色和放松的脸庞让他看起来更为轻佻快活。他穿着敞领的上衣,扎绳的麻裤,虽然和旁人别无二致,但诺克提斯当然知道他是谁……

这是艾汀年轻时的世纪,如同瘟疫却不知名的疾病是太阳投下的巨大阴影,它罩住整个人间,并且还没有任何消散的痕迹。诺克提斯并没有立刻意识到这意味着什么,女人的尖叫从不远处传来。艾汀的脸上掠过担忧,他往尖叫的方向离去,而诺克提斯也飞快地跟了上去。

女人倒在泥泞的道路上,火把滚落一旁,闻声而来的村民围成一排墙,谁也不敢上前,唯有艾汀从人缝中挤了进去,跟着他进去的是诺克提斯,他喘着气看着艾汀毫不犹豫地握住奄奄一息的女人的手,拉开她的袖子,一块溃烂的黑斑暴露在众人的视线之下,除了诺克提斯以外的人一边尖叫着一边跑开。

女人惊惶失色,她的身体发着抖。原来她也染上了无药可救的传染病,很快就会死去。女人为她的三个孩子哀求,如同缝隙中被风扭曲的烛火,如同拖着病躯的癞皮狗,她的脸庞瘦削,每一条凹槽都盛满恐惧。

突然一滴明亮温暖的水滴落在她的脸上,诺克提斯一阵窒息,就像被用力扇了一巴掌,头脑嗡嗡作响。

艾汀的眼睛在火光下闪闪发亮,泪水顺着脸颊从他的下巴滴落。诺克提斯盯着他,突然感知了他的情感,那是面对着镜面般的湖时产生的悲伤,艾汀从她的身上看到了自己?或者他看到了其他一样患难的人?

诺克提斯感到强烈的痛苦和挣扎,大部分来自艾汀,还有一部分来自于他自己。他知道的艾汀只会沉溺于痛苦,寻欢作乐。

“让我来帮你……”

他握着女人手臂的部分发出微弱的光芒,生长在女人手臂的黑斑突然扭曲着朝他的掌心涌去。诺克提斯旁观了艾汀将病毒完全吸入体内的过程,而在短暂的时间内,艾汀的双颊变得苍白,双肩无力地垂了下去。诺克提斯知道那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因为他用同样的办法吸收自然元素。不同的元素在他的体内产生不同的感觉,有些温暖、有些寒冷,如果吸收这种疾病,肉体当然会承受剧烈的……痛苦。

艾汀居然在将这种黑暗龌龊的东西往自己的身上引导。

“你的运气很好,刚刚才染上这样的病,但这里已经不能再待下去了,快带着你的孩子离开。”艾汀汗流浃背地说道,“往北走,那里干净些,别让他们追上你。”

女人一言不发,不可置信地从跪倒的艾汀身边跑开了。

艾汀昏倒之前,诺克提斯拉住了他的手臂,艾汀身体颤抖着,暖意蔓延开来。诺克提斯拖着他,黎明即起,找到了一间猎人小屋。

诺克提斯把艾汀拖到床上,他已陷入昏迷。诺克提斯守在屋外,不想见到艾汀这副样子,他也不想知道他究竟经历过什么。这一切已经很艰难无助。











奎多,我希望你、拉波和我

被魔法掠走,带到一艘船上,

每当风来了,我们便出海,

驶向我们愿望去的任何地方。



这样风暴和其他坏天气

就不会伤害我们——

我还希望,既然我们都心灵相通,

我们会愈来愈多聚在一起。



而我希望凡娜和拉吉娅,

还有那个在数字里居三十的姑娘,

也都被那魔法带到这艘船上,



我们无所事事,除了谈情说爱,

而我希望她们也都乐意在那里,

就像我相信我们三个都乐意。*









诺克提斯跟着艾汀一起启程了。在休息了两三天之后,艾汀恢复了精神,他对一切事物充满新鲜的好奇心,就像他还在他的童年。他将诺克提斯当成了自己的朋友,那个少言寡语阴沉冷淡的年轻人,他不管用什么办法就是没办法逗他开心。

夜里他在火堆旁边哼着自己编的歌曲,欢快的旋律和指代式的歌词引起了低头凝视着火光的诺克提斯的注意。诺克提斯垂着眼帘问他,他有没有其他的朋友。

“他们都离开这里了,因为这场疾病。”艾汀说,“他们离开时非常平静,虽然就差那么一点,我的魔法就可以拯救他们了。”

“你的魔法……指的是刚刚那样把东西吸到自己身上?”

“是的,我的魔法。”

诺克提斯不再说话,但艾汀却无法忍受沉默,他鼓动诺克提斯,他接下话题继续说:“我有个弟弟叫做曼布里诺,如果我们在路上碰到他,我可以给你介绍一下。我们兄弟两人约定一个往南一个往北,各自寻找解决传染病的办法。”







评论(1)
热度(16)

© 夏日邊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