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use



结束参观后,司机询问诺克提斯,问他是否要回工厂。诺克提斯说不,他去见了普罗恩普特。

 他没有猜错,普罗恩普特正在相机店里。在店员不多的情况下,他一手承包了大部分事务。另一个合营者不常现身,对方对相机和摄影没有太大兴趣。 

“客人,想要哪种款式的相机?需要我帮你推荐吗?” 普罗恩普特绕过地上的纸箱,似乎刚才运来的货还没理完。 

“今天下午没什么客人,诺克特,来暗房,我给你看点东西。”

 将店门草率一掩,他们俩一前一后走进了一旁封闭的房间。普罗恩普特冲洗照片的能力卓越,在承接这类工作的过程中,他也冲洗自己的胶卷。换而言之,他是一名秘而不宣的摄影师。诺克提斯多次鼓励他成为一名职业人,普罗恩普特始终没有这么做。 

在红光下,诺克提斯看到了隐约的挥舞双翅的海鸥影子。一问之下,果然是普罗恩普特的新作品。

 他们走回店内,普罗恩普特没有重开店门的打算,坐过去拉上闸门的反而是诺克提斯。

 “诺克特?”

 “反正也没有顾客不是吗?” 相机店铺不大,玻璃柜摆在一起甚至说不上宽阔,天气炎热,室内没有开灯,门外耀眼的日光让屋内变得更暗。折射于门扇上的光令人眩晕,昏昏欲睡。在眼前展开的并非下午显得寂寥的街道,而是另一个与掠劫相似的梦境。 

二十五年,诺克提斯去过世界上的许多角落,他明白他脚下的星球广博瑰丽,旅行带来一场又一场体验,他最终还是回到了这里。 失去伊格尼斯后,格拉迪奥也消失在了他的生活中。格拉迪奥作为将士奔赴战场,只有两年并无间断的信件传来他生命的消息。格拉迪奥一般写信给他的妹妹伊莉斯,信的内容简短扼要,要伊莉斯向普罗恩普特和诺克提斯两人问好。 

诺克提斯想起伊莉斯,想起自从伊格尼斯失去联系后,可爱的妹妹每次都会询问他的下落。

 他们还是中学生时就玩在一起。他们的关系从来不像一般少年朋友那样天真无礼,四个人有时将相处当成某种试炼……在伊格尼斯离开之前,诺克提斯以为他们将永远保持那样的关系网。虽然诺克提斯不愿承认,但他们四个是真正的朋友。

 一直到了傍晚,店里终于来了一位客人。对方托普罗恩普特冲洗十二张照片并付了定金。夜幕降临后客人逐渐增多,有一回诺克提斯得亲自上前帮助。

 今天夜里他打算留下来与普罗恩普特在阁楼度夜,让又一个平凡的日子从他们的手中溜走。 

夜里来了一个电话,是伊莉斯,她说格拉迪奥要回来了。

评论
热度(2)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