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天是美好的季节
枯叶从末梢落下
重归寂灭

"I look about me and see only evil. My troubles grow and I cannot find justice. I have prayed to the gods and sacrificed, but who can understand the gods in heaven? Who knows what they plan for us? Who has ever been able to understand a god's conduct?"

我审视自己,只看见罪恶。我的烦恼日益膨胀而无法解决。我已向上帝祈祷...

2 /  

看见手腕的淤青比直接看见手铐有更深邃的意味。

3 /  

这位爸爸,你看起来这么年轻不太好叭

1 10 /  

分享两个??表情

/  

我个人其实是逆拆都可以的那种类型 哈哈~
我不介意各种各样美妙的可能性啊
希望各位对我包容一些 也能适当放开自己的见解 去拥抱美好的可能性~

3 /  
1 12 /  

两人在狭窄的阁楼上,空气中有新涂漆的味道。阳光从倾斜房顶开着的窗户中落下……普罗恩普特倒在米黄色的木板上,三十余岁浮现皱纹的脸庞洋溢着甜蜜的笑意,诺克提斯抓住他的手放在嘴边亲吻,挪过身子压在普罗恩普特之上。

小时候不是时常在书架边玩耍吗,希腊哲学的书籍从书架上坠落在男孩套着白袜的脚边,两位男孩在小楼梯上,脊背也随之倾斜成楼梯的角度。迅速发育的骨骼在皮肤下与楼梯的台阶互相呼应。快乐带来天旋地转的错觉。阳光令他们的皮肤温和地灼烧。

关节有着青黑色的挫伤,普罗恩普特用这样的手迅速地抚摸过诺克提斯的发梢,拢住了他的脖颈,敏感的指腹触碰到跳动的血管,诺克提斯凝视着他,落下了吻。他们深深地吸入了带有对...

28 8 /   / 诺普

Ignis Sciential校长生命结束的最后一刻之前,两名Forster学院的青年异常地在礼堂相遇,年长的有近三十岁了,叫做博克斯曼,别人都叫他校长助理,据说他是校长最初的那名学生;年幼的那名叫做贝尔兰特,仅有十三岁,长着一双无辜懵懂的黑眼睛。年长的那位安静地坐在第一排的左边,后来年幼的那位走上前小声地说:“对不起……您是校长助理吧?我刚来这个学院,可是听到了校长身体不好的消息,他没事吧?”
“不是很好。”博克斯曼同样小声地回答他,他低沉的嗓音听起来却轻飘飘的。
“我是因为Foster学院收容我才能有地方住的,校长一定是个好人。”
“你还没正式入学吧。”
现在才八月,助理很轻地叹了一口气。
“我也是...

@撒「sā」出來的是檸檬汁 的梦
大佬,我有时间和能力时再继续瞎写……其实这是两个月前的存稿🚬

//////
年轻艾汀和脑壳的故事
//////

在最后决战,他们四人最后待在一起的那个夜晚。诺克提斯走出房车后,发现普罗恩普特还没睡着,他坐到普罗恩普特身旁,微弱的光晕在重重浓雾之后聚集在一起,普罗恩普特隐隐约约的受到摧残的热烈视线寻求着诺克提斯,再回到天上那个模糊的光斑,诺克提斯决定将长话短说:1207年,六神还未选择合适的统治者……

在那段时间,人间的规则和秩序均由六神亲自传达,如果人们有需求,就披荆斩棘去大陆最南端的高山上等待神谕。

在被水晶之力包裹,进入一片虚空后,诺克提斯再次感触到实体,却...

15 1 /  

将他压在办公桌中央黑色的皮质垫子上时,银色的头发散下来落在了桌上,他的柔软的发丝与黑色桌面相接的模样,很像支流淌入地下。

“……伊格尼斯?”

伊格尼斯并没有挣扎,只是抽动手腕,在格拉迪奥看来,这些轻微的调整甚至连挣扎的迹象都不是。他已巧妙地使伊格尼斯的双腕禁锢于他的尾椎,于是,伊格尼斯比一般男性纤长的上半身小幅度地呈现凹的姿态……伊格尼斯的右脸颊贴在皮革上,他没有做任何回应,只是颤抖地合上了双眼。

伊格尼斯微微扭头,黑框眼镜半脱落地挡在他的眼前……这时,太阳开始下落,阳光从奶油般的淡黄逐渐变得艳丽起来,两旁哑光的桌面宛如海面一般承接起落日余晖的碎片。伊格尼斯的头发也同样染上了这种仿佛热带...

15 2 /   / 格伊
1 2 3 4 5 6 7 8 9 10

©  | Powered by LOFTER